企業文化
首頁
>企業文化>企業文苑

心中洛神

來源︰市政公司作者︰李彪 時間︰2019-11-27 瀏覽次數︰ ?【字體︰】

在這片土壤里,我們看到了“孤帆遠影”的飄逸景致,也听到了“大江東去”的豪放之音,也感受到了“窈窕淑女”的艷麗和豐潤。張賢亮深知一切人物形象的塑造都必須基于他生存的土壤。否則,一切理想的追求就會蛻變為理念的說教。在他對夢中“洛神”的描寫中,在他對理想與現實的把握中,做到了“奇”而不失真。

他曾說過,他的作品中那些美好感人的婦女形象,都是他各種各樣的夢中“洛神”。無論是《靈與肉》中的李秀芝,還是《綠化樹》中的馬纓花、《肖爾布拉克》中的米脂姑娘和上海姑娘,盡管她們各自都帶著傷痕,但卻散發著聖潔的光輝。如果說弗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情結還是一個客觀存在的話,那“洛神”情節更是一個普遍現象,他始終生活和生長在男人的世界里。在張賢亮生活過的勞改農場里,那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向往了,因為那里是一無所有,僅有一本《資本論》。

這些“洛神”形象豐滿而又理想,可它始終與張賢亮隔著一條河,一條懸在夢里的河,正是這條河無形地制約著當時人們的兩性生活,但夢中“洛神”形象對于當時的張賢亮,甚至在當代人眼中至少是“烏托邦”式的、羅曼蒂克式的,在歷史長河中永遠被人向往。《靈與肉》中許靈均與李秀芝的結合、《刑老漢與狗的故事》中刑老漢與從河南逃荒而來的女人、《肖爾布拉克》中李世英與葉娟等恰恰是夢的反映。

張賢亮對他的“洛神”形象頌歌中,表現了他獨特藝術個性和審美情趣。在漫長的底層勞動中,給他影響最深刻的,就是這些來自勞動人民的溫情、同情和憐憫,還有他們滲透在骨子里的粗獷和一些說不出道不明的“親切感”。

《土牢情話》中的喬安萍說︰“你們右派都是好人”,《靈與肉》中的李秀芝听丈夫說自己“在政治上獲得了新生”,從今和別人一樣了時,毫不在乎的說“啥子政治新生,在我眼里你還是個你”,《綠化樹》中的馬纓花給章永說“你倒挺像咱們的人”。這些話既充滿了溫情,又散發著善意,它多麼像一條充滿愛意的河流滋潤著一個“右派知識分子”的受傷的心房。

她們僅憑一個底層勞動者直觀和淳樸的是非觀念和價值判斷,就洗刷了極左的政治強加于知識分子身上的不白之冤,使他們在被社會拋棄的角落里、在蒙羞受難的生存環境下,重新確立了自信和生存下去的希望和勇氣。

愛情中的女性形象,雖然僅是作者的幻想,也深深印上了那片土壤的痕跡。記得《綠化樹》中有這麼一段,馬纓花的愛情誓言是︰“就是鋼刀把我頭砍斷,血身子還陪著你哩。”這是一種以個人之毀滅來證明愛之堅定的誓言,它使人們朦朧的心靈以強烈的震撼,更像是彌漫著一種“宗教式”的虔誠。

《樂府詩集?上邪》中道︰“山無稜,江水為之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這也是一種愛情誓言,但它對愛之堅定的表達似乎還不夠,因為這樣的表達是以自然災變等外部條件證明其愛情的堅定。然而在西部廣袤的土地和生長于此人民的血液里,鑄就了比這更堅韌、更執著、更能包容一切的精神力量。

《靈與肉》中李秀芝以一種心酸的、近乎荒謬的形式與許靈均結合,她以自己對夫君無條件的信任和依靠,牢牢地經營著與許靈均淳樸的愛情。她是個善良、樂觀、勤快的女人,她的生活目標很簡單,她的想法很單純,她的世界很純淨,有一間干打壘的黃泥小屋,有幾只雞鴨,有一塊地,她就能收獲自己的理想,這就是她全部的世界。她的臉上總是洋溢著“面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笑顏,她那夢幻般甜蜜的催眠曲,沖淡了她命運中令人心酸的悲劇性,使她成為給自己的男人帶來溫暖和慰藉的幸福星辰。勞動者的美好的心靈和情操,自食其力的尊嚴感,都屬于她所在的那個群體。

《肖爾布拉克》中,生活在新疆的陝北姑娘和上海知青,雖然氣質、個性和文化程度都不一樣,但有一顆金子般善良的心和堅韌的力量。從他們樸素的語言、深沉的眼神和執著的信念中,透露出來的是一個平常的女性在艱苦的環境和嚴峻的命運面前表現出的堅韌不拔和勇氣,而這種力量凝聚著一個人的內心,支持她走向勝利!

這些性格迥異、經歷不同的底層勞動婦女形象,不僅僅是話語虛構,更是超越命運、超越個人、超越偶然的真正勝利者!

集團簡介
聯系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